落下する夏

查看个人介绍

会须一饮三百杯。

[唐昊/孙翔] 铁马冰河

怀旧

白菜:

昊翔/2015/新年快乐,全是私设


站在门口夜色里的男人几乎全身湿透,额发的水滴顺着下颌流进胸口。险恶的暴雨吐出一个潦草的他,拖着同样狼狈的黑色旅行箱站得笔直,像一个被雨打湿的金属弹头。


孙翔正坐在酒店大堂里玩PAD,看见这一幕后一楞,随即便站了起来。


“你来啦!”


 


这画面似曾相识到孙翔几乎不用回想就知道在哪儿见过。好几年前,这个叫唐昊的也曾这样像只落汤鸡似的出现在他的酒店房间门口,拖着同一只旅行箱。那个晚上不仅对于他俩来说有点特殊,对于更多的人来说也是同样。那个晚上叫做第十赛季全明星赛的最后一夜,也是人们最后一次见到微草前队长王杰希窖藏多年的“魔术师打法”。而魔术师最后一次现世还有一块巨大的背景布,那就是在全明星赛被瞬间打爆的呼啸队长,唐昊。


“有人因为赛后的自由活动没有赶上队伍预定的那班飞机……”江波涛在电话里是这么说的,“说起来,还是你的同期生呢。”


说到这儿孙翔已经大概知道是谁了。今晚连夜离开的队伍只有呼啸,而呼啸里自己的同期生只有唐昊。在这样一个全明星盛宴的晚上,哪儿再去给找一间五星标间。联盟订给呼啸的房间已经退了,咋办?孙翔烦躁地看了一眼自己房间里空着的单人床,却也懒得再接受江波涛更多的劝说——这人连同期生都搬出来了,摆明就是个说客。


“随便吧,我都行。”孙翔答说。


他也正烦着呢,唐昊可不是这场比赛里唯一在“魔术师”手下吃瘪的人,第二大背景布就是他孙翔。顺带地,他还又在叶修手下吃了不少亏,对这事儿他也不是毫无芥蒂。


 


已经是夜里十二点了,青岛正被暴雨吞没。


白天沉浸在这场荣耀盛宴里的人,现在还醒着的,大多就是记者们。在比赛偃旗息鼓的现在,记者们的键盘成了荣耀战斗的第一线。虽然王杰希为了战队改变打法一事在圈中早是人尽皆知,但“魔术师打法”真的就得完全舍弃吗?BOX-1,明星打法,在这些战术里想再天马行空几回,好像也不是不可以啊!今天的团队赛就让大家看到了可能性。王杰希会在这一赛季的比赛中让“魔术师”复活吗?!这成了这些键盘战士都免不了要讨论的问题。


而现在在唐昊脑中挥之不去的问题是,一切还能更糟吗?


手机没电,错过班机,屋漏逢雨,这都是小事。战队正陷入泥淖,战术体系建不起来,每遇强队都是一场新的丢盔卸甲。而被自己抛诸身后的老东家百花,已经树起新神。他在全明星见到邹远的第一面他就明白——他这个性子里多少有些软弱的朋友,心里有了新的支柱。而讽刺的是,同日晚,他唐昊就这样被王不留行的灭绝星辰扫下神坛。


他运气坏,自己也明白。虽然二十岁就成为一线选手,但总的来说春风得意的时候少,磕磕绊绊的时候多。但这个凡事都靠自己撕出一条路来的人还从未跌入过这样一种境地,生活像一个铁盒子,他四面冲撞,落得个头破血流。


没有出口,他就要被自己带着铁锈腥气的浓血溺死了。


 


孙翔没睡着,瞪着眼睛躺在床上,听见唐昊刷卡进门的时候一打滚就坐了起来,想着失眠的时候有个人聊聊,总也不算件坏事。


可惜来的是唐昊。


除了刚进门时被乌漆漆的房间里坐着个人吓了一跳之外,唐昊也就冲他点点头,没有任何想跟他聊一聊的表示。于是孙翔便瞪着眼睛看他面无表情地从裤兜里掏出进水的手机晾在茶几上,脱下T恤在浴室里拧干,然后光着上身出来打开他的行李箱,把上层打湿的衣物全都理出来。


看他收拾出来快半箱的东西,孙翔开口:“你身材不错,可是运气真是烂啊。听他们说摇点没摇上过三十,真的吗?逗我呢吧?”


孙翔是真没想到,他说完这句话就被一股大力撞倒在床上。说实话,他在挑拨人生气上加点加得不多,这是为数不多的几次一发成功,尽管他压根并没想着要挑拨唐昊。


“我擦,你干嘛?!”


唐昊的手臂格在他的咽喉,整个人压在他身上,低腰牛仔裤的皮扣硌得他小腹生疼。孙翔也不是吃素的,就他这把瞧不起人长在脸上的,在训练营暗地里打过的架能少吗?伸出手就想把唐昊推开然后往地上撂。可一米八几的大男人发起狠来,启是你想撂开便撂开的。唐昊整个人散发着“你再说一句试试”的戾气,借着整个体重又把他按回了床上,还捉住他的手就给绞在了身后。


刚才孙翔还多少有点正当防卫的意思,现在是有点怒了。手可是电竞职业选手吃饭的家伙,那可不就跟军人的配枪似的吗?想想自己价值一千来万的一双手被反绞着,孙翔就他妈觉得整个人都受到了侵犯。


“唐昊,你他妈疯了吧?我这双手要是废了,你赔得起吗?!”


唐昊抓着孙翔的手上力道一松。这一晃神的功夫,孙翔一翻身就把他压在床上,整个手肘压制住对方的肩膀。


现在怎么办?孙翔是清醒的,也不知道唐昊是为啥发疯。但人争一口气,他也不能任唐昊拿捏。但他也有点不知道怎么拿捏唐昊。职业选手也不光一双手,电竞也算运动项目,身上哪儿伤了不麻烦?突然孙翔灵机一动,腾出一只手三两下就解开了唐昊的皮带,手顺着内裤就摸了进去。


“服不服?”孙翔还有点小得意。


抓人要害,这也是混训练营时遗留的小手段。


可是下一秒他就愣了——他没怎么动啊,唐昊怎么就他妈硬了?


他这一愣,唐昊立马颠倒了形势,还有样学样,分分钟让孙翔自取其祸。本来孙翔就是一套睡觉的装备,平角裤和短袖Tee,唐昊可不用解皮带。唐昊甚至还撩起了他的上衣,当孙翔意识到前胸竟都不保的时候,脑子就炸了:我们训练营里咋没有这招?


唐昊浑身滚烫,濡湿的牛仔裤冰冷地贴在身上。他觉得意识有些模糊,窗外还在倾盆大雨,每个雨滴都跳弹在他的神经,思维一片狼藉。孙翔身上的温度很舒服,唐昊下意识地把整个身体都贴向了对方,把手指插进发间感受头皮的温热,把脸贴向对方的锁骨,是一片裸露肌肤的细腻清凉。


这是和另一个人身体接触的感觉,太久远,几乎快要忘了是什么感觉。


唐昊不自觉地收紧了双臂——也许只有再找出一个像他这样陷于困兽之斗的生人勿近独行侠,才能明白唐昊在这一刻人与人的肌肤之亲里感受到的疲惫爆发。


唐昊态度的软化让孙翔不禁有些松懈,而这松懈有些要命,在他稍卸防备的那一瞬间,他就硬了。全明星赛本就是个缺口,不大的缺口里装着所有弦上之箭的松懈,职业选手们能在紧张的赛事之间稍作停歇,不用在调整身体状态上把自己拗成半个张新杰。也就这么小十天里,所有的肾上腺素与荷尔蒙都是自由的。


唐昊的手法不错,一具久经锻炼的身体也足够燃情,于是整个人像一团烈火,燎着人的四肢百骸。显而易见的,孙翔易燃,成吨的冲动在他的头后像烟花一样炸开——他一伸手便勾上唐昊濡湿的后颈。发泄一下,谁不会呢?


滂沱大雨包裹着这个失败者的小宇宙。


当唐昊滚烫的液体凉在孙翔手里的时候,天边正翻起滚滚闷雷。


 


 


第二天早餐他们遇见江波涛和吴启,两人都摆着臭脸。


当孙翔摆臭脸的时候,他心情真的很臭。而不管唐昊心情怎样,他的脸多半很臭。这是圈内人总结出的经验教训,所以江波涛从善如流地伸手迎向了唐昊。


“唐队。”


唐昊没说什么,伸出手来,刚握上就把江波涛吓了一跳,赶紧翻手探上唐昊的额头——烧着呢。推回屋里温度计一测,三十八度五。江波涛和吴启面面相觑。


按江波涛的意思是,唐昊就留在这儿,联盟派人过来看着点,等烧退了再回南京。但唐昊坚持订了和轮回回上海差不多时间的机票,那也就只能随他了。


看着唐昊拖着箱子走向登机口,背仍然挺得笔直,江波涛不禁感叹:“是个硬汉啊!”


吴启冒头搭腔:“是啊,你看他这样子,哪看得出来烧到三十八度多?”


杜明拍拍孙翔的肩膀:“所以没看出来也怪不了孙翔。”


孙翔摸摸鼻子,没搭理杜明。孙翔的臭脸也是事出有因,他本以为就是一场正当的互撸,谁知道在这烧糊涂了的人手里马失前蹄。他心里正琢磨的是:看他正面强打的战斗风格还以为是个正经流氓,可是流氓又哪有正经的呢?


正在讨论别人家队长有多坚韧的轮回众人,这时候还不知道轮回的一名猛将昨晚刚失去了他的初吻。




唐昊和孙翔确实是同期生,虽然百花和越云隔了八帽子远。


同期生总会多一些亲密感,给人一种大家站在同一起跑线的幻觉,对于一期里混得最好的几个也该如数家珍。但在这之前唐昊在孙翔心里就是随机脸的德里罗,唐三打他都还没来得及看脸呢,而孙翔在唐昊心里也就和大部分人一样,一杆却邪,满身炫纹。直至今日,这两个同期生里混得最好的两个,才在对方心里通过一种粗暴的方式成了一个有温度的人。在那之后,每当唐三打或一叶之秋站在场上,总有那么个人脑海里浮现出角色背后手指在键盘上翻飞的操(敏感词)纵者,而每当想到手指……就又都不敢再往下想了。


第十赛季最终以呼啸止步季后赛,轮回折戟于兴欣作结。


除了比赛时的握手寒暄,两人再见是两个赛季后的常规赛了。这是春节前最后一回合,微草主场对轮回,皇风主场对兴欣,义斩主场战呼啸,六队会于北京。赛后几个客队里有的准备南下回营,有的直接从北京就飞老家过年了,微草几个东道主摆了个局送行。


“比赛没赢几分还要请客吃饭,真是不好意思啊!”兴欣的某领队一脸和气地拉着仇恨。


轮回小胜微草,兴欣和呼啸分别横扫了皇风和义斩,三个主场队竟然一个都没赢。另外两个多少能预料,最有看点的还是轮回对微草,除了是两个强队相撞之外,还有另一个噱头——王杰希或于冬季转会窗退役。而就在这样一场好似告别赛似的比赛,轮回守擂大将孙翔,一杆却邪挑破了微草的不败擂台。


王不留行血量百分之九十七遇上一叶之秋,这简直就如同一场单挑,而孙翔也在几个赛季浮浮沉沉的磨砺里,变成了一个不再为了劲敌差百分之三血量而惋惜的人。王杰希敬了他一杯茶,说“江山代有才人出”。


他喝完手里的饮料出门透气,看见走道里朝着窗口的唐昊。


“你会抽烟啊?”


“刚学会没多久。”唐昊扭头看见是他,取下嘴角衔着的烟头。呼啸这两赛季以来最好的成绩就是杀入八强,也少有进行重大的成员更换,队长唐昊承担着非同寻常的压力。他把烟掐灭,“擂台赛我看了,打得很不错。”


“谢谢。”孙翔爽快地应下了,一侧身就也靠在了窗边。他本来就是出来透气的。


唐昊见孙翔留下了,有些尴尬,他并没做好和他聊一聊的准备,只好硬着头皮找话说:“你们来北京住的哪儿?”


“金台夕照。”


“哦,那离我们挺近的。”


“你不会又要……?!”听完唐昊的话,孙翔没过脑子,下意识就吓了一跳。


唐昊大窘:“不是……”脸一直红到耳根,可见虽然发着高烧,他对那晚的事也并非毫无印象。


孙翔反应过来是自己反应过激,连忙扭头看天:“那啥,没想到王杰希就要退役了。”


“是啊,高英杰要独当一面了。”唐昊低头看地。


“你应该也很想在王杰希退役以前和他一战吧,可惜了。”


“……是。”这话答应着唐昊自己都有点愣神。想和王杰希一战,是啊,在第十赛季的全明星赛后自己做梦都咬牙切齿地想着再和王杰希一战,在魔术师手下翻盘。而时至今日,呼啸即使大比分拿下义斩却仍然在季后赛区外徘徊的现在,直到孙翔提醒他才意识到自己的遗憾。这些年来或许他自己都未曾意识到自己的改变,他从当年以下克上的第一流氓,真正变成了呼啸的队长。


“但总之现在呼啸能进入季后赛才是第一位的。”唐昊说。


“呼啸怎么样?这个转会窗会有什么动作吗?”孙翔问。除了兴欣之外,他对呼啸这个战队的发展最为介怀。他也曾是豪门队长,或许也是第一个带着战队在挑战赛沉沦的豪门队长,直至嘉世被叶修击沉,他转投轮回门下,成为一个副手。像他和唐昊这样傲气的人,想带着一支属于自己的战队披荆斩棘,那是必然的。可是时局所迫,他只得丢弃一些东西,而眼前这个死不低头的同期生正将它们扛在肩上,就像肩扛封着他一部分骄傲的棺木,走着一条他没有机会拓荒的荆棘路。


孙翔是直来直往的性子,这问题其实问得挺不仗义,但唐昊还是正面地回答了他:“会的,呼啸不会停在季后赛区外。”


孙翔笑了,道:“那最好了,我很期待多你一个劲敌。”说罢还不可一世地补了一句:“我一定也是你最值得期待的对手。”天知道,他有多久没有这样不可一世地跟人叫阵了。


“口气很大嘛。”


“怎么,不认可?”孙翔半玩笑地咄咄逼人。


“赢了我,我就认可。”唐昊这人,你从他嘴里撬出一句“我看得起你”都要老命了,想轻松听到些便宜话,那不可能。


“嘁。”孙翔嘘他。当然,孙翔是不可能知道的。虽然饭局里和自己推杯换盏夸自己擂台赛表现绝佳的人实在很多,但当擂台上王不留行血条归零的时候,职业选手VIP席里激动得情不自已站起来鼓掌的却只有一个——这个正被他嘘的呼啸队长。


那年的冬季转会窗里,烟雨的老战术体系彻底解体,投资人最终选择了保留谁不低头、莫敢回手这对商业价值极高的神枪姐妹,神级角色风城烟雨加盟呼啸。


呼啸一举杀入季后赛。




经过了几个赛季的低迷,唐昊和他的唐三打终于被证明不愧一线大神之名,后来在全明星的排位也年年走高,经常还能和孙翔手下的一叶之秋争个上下。但唐昊仍然是那个命途多舛多灾多难的极品幸运E,飞机晚点是家常便饭,没带伞的时候就会下雨,这可是荣耀圈一颗永流传的槽点。譬如说现在,孙翔看着眼前这个浑身湿透的狼狈家伙,就没忍住笑出声来。


唐昊抖了抖毛,没好气地说:“笑屁。”


这两年荣耀的全球化发展得很快,荣耀世界邀请赛参赛国从最开始的十六国发展到了现在的近三十国,国内大神选手们也逐渐意识到国外的和尚也很会念经。在德国和西班牙的赛程里国家队AB队分别都明显遇阻,因此对队内成员构成进行了临时调整,A队的唐昊和尚在国内的肖时钦飞赴西班牙接替B队的孙翔和李轩,两人抵达后在潘普洛纳与战队汇合,即日共同开赴马德里。


肖时钦如约准点到了,唐昊呢?


“咳,他说他……飞机晚点了。柏林大雾,飞不了,说晚点5个小时。”随队经理兼翻译晃了晃手里停在微信界面的手机屏。


“没事儿,这不都是意料之中的事嘛。”叶修没精打采地挥手,“我跟你说唐昊就得让他提前一天飞,你还不信。”


“那怎么办?”经理人愁眉苦脸,“晚上西班牙的主场队还准备了接风宴。”


“要么我们先去,留点人接他,坐晚一点的大巴去马德里吧?”李轩出主意。


“那行,我看孙翔留下吧,你们俩关系不是挺好吗?”叶修大手一挥。


“啊?”孙翔还没反应过来,这事儿就安排定了。他也不知道叶修怎么就能看出他和唐昊关系挺好,不过是王杰希的退役宴上,这货出来抽烟,就撞上了那么一次他和唐昊在聊天嘛?于是事情就变成了这样,这只运气不好脾气还坏的落汤鸡,又成了他的包袱。


“你来啦!”孙翔从大厅沙发里站起来。


唐昊把防水外套一脱,抬起眼来打量孙翔。国家队分成了AB队,他也好久没见过这家伙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发型,他觉得孙翔又蹿高了几公分,黑色紧身T恤外面套着个橙红色的短袖帽衫,站起来高大挺拔,长得也帅,站在酒店大堂里尤其扎眼。


“他们都走了?”


“走啦,他们都对你今天之内还能活着到这儿失去了信心。”孙翔理理自己的刘海,“你运气真是够……”


“干,别说了,我怕我忍不住打你。”唐昊一屁股坐在大堂沙发上,长腿一撂,“我歇一会儿。”


“别歇了,开个房间歇吧。”孙翔把耳机和pad收进包里。


“啊?不直接去马德里吗?”


“现在没大巴啦,一天就那么几趟,你当是队伍包的车?只能再住一晚上了,刚才我已经和经理说了。不是说下午五点能到吗,这都几点了?”


“到潘城遇上暴雨,降落就费事儿,从机场过来路上还堵车了。”唐昊皱眉头。


“你真是……”孙翔惊呼,“有件事我真挺好奇的,他们这儿桌上有骰子,你摇个点试试?”


 


晚饭随便寻摸了点吃的,唐昊刷卡请了,两人回了房间。屋子里暖气足,孙翔把套头帽衫的下沿一卷脱了下来,黑色T恤正面是硕大的银色骷髅头。唐昊直勾勾地看着那骷髅发愣。


“看啥看?”孙翔把手里捏着的衣服朝他眼前一甩,吓得唐昊往后一退。


“看看怎么着?”唐昊火大,一把抓过那衣服。


孙翔突然乐了:“接着咱俩是不是就该打一架?”说罢把外套扯回来,朝着衣柜走去了,一路还念叨着“你瞅啥”“瞅你咋的”,一个人乐。


唐昊可没孙翔这么自在,从跟孙翔踏入这个二人幽闭空间的第一步他就不太自在。这些简单布料遮盖下的身体不知道还是不是他当年触摸过的那样,想到这些他就有些口干舌燥。他有这方面的倾向,可职业选手嘛,和另一个男人住标间可以说是家常便饭,大多数时候他都能用平常心面对,但和这家伙之间的事情好像有点脱轨。他努力让自己别再回忆几年前的雨夜。


“你这回没发烧吧?”孙翔边挂衣服边回头问。


哪壶不开提哪壶,这是孙翔的特殊技能。唐昊内心暗骂一个“草”字,说:“没。”


直到半夜,唐昊辗转反侧,那些柔软的触感、皮肤的咸涩、难耐的冲动,夹杂着那一夜的雨声从头顶席卷而过。在那些似梦非梦的混沌里,他早已锢住那人的腰,钳着下巴扳正那人的脸,虽然对方一定又会凭着一股横冲直撞的蛮力和他较劲,但这样才有意思。


怕落雨的后半夜太冷,他们睡前关了空调,哪知阵雨停得太早,空气逐渐燥热。他实在难受,便坐了起来,一回头就看见黑夜里一双狼一样的眼睛。


原来孙翔的特技还是范围技能,这范围大到把他自己也给罩进去了。


唐昊无语,穿着三角裤从床上起来:“我渴了,你想喝水么?”


“……不喝不喝。”孙翔如梦初醒,捂在被子里的手动了两把,翻了个身,也不知道是跟唐昊还是跟自己说:“快睡快睡,明天还打比赛呢。”


虽然觉得这时候不上简直不是男人,唐昊心里默念了十遍明天还要打比赛,咬牙切齿地决定继续回床上睡觉,喝杯水都怕把杯子咬碎了。


第二天坐在晨间大巴上等发车的两人到底谁的黑眼圈更重,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


唐昊架着一副大墨镜浑身散发着猛兽出没的气场,孙翔坐在一旁被邻座白人妹子搭讪:“你们来西班牙旅游吗?”


两个都挺富有攻击性的东方青年,这样的组合确实少见,被搭讪并不奇怪。不过孙翔是帅得富有攻击性,而唐昊则是好像随时要暴起伤人。


“不是,我们来比赛。”孙翔操着并不熟练的英文回答,生活里他比唐昊健谈得多。


“比赛?是篮球比赛吗?你们看起来像篮球选手。”妹子睁着一双漂亮的蓝眼睛。


两人都一米八几,这猜测并非空穴来风。而且被误认为篮球运动员,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其实多少暗含着点夸奖。孙翔心里有点小高兴,没正面回答,只是笑笑,帅了妹子一脸。唐昊心里拎清,他可不觉得孙翔是在装神秘,多半是这人肚子里积累的有限词汇量跟人解释不清楚荣耀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唐昊掏出iPod,抽出耳机戴上,又给了孙翔一拐子:“我睡会儿。”


孙翔回他说:“那你给我一只呗,我也再睡会儿。”


唐昊瞅他一眼,分了他一只耳机。


 


唐昊和孙翔抵达马德里场馆和战队的时候,正赶上上午两队关于成员更替的新闻发布会,会场放在户外,在场馆外的草坪上搭了一个低低的主台。


“我有一种我是来参加婚礼的错觉。”方锐一边感慨一边斜瞟着旁边一身小礼服的苏沐橙。


“要么你就这台上随便挑一个结了吧。”叶修夹着烟指着台上几个西班牙队的选手,他们的队长长得像哈维阿隆索,正站在前面发表着调整期内不打算更换队内成员的声明。


“算了……”方锐扫视了一遍汗颜,“我不是这口味。”


“你说的那个人是哪个?”唐昊低声问孙翔。


“最右边尾巴上那个。”


“你之前和他打过吗?”


“打过。”说完还没等人接着问,孙翔自己就炸了,“靠,我惜败。”


单人赛的签提前都抽了,最右那人即将是唐昊的对手。但孙翔提起他并不是因为这个,他跟唐昊提的时候一副拽样,说:“有个选手你一定会喜欢的,他有个绰号。”想半天又没憋出那个英文词,“反正翻译过来就是魔术师”,说罢还补了一句“这回是你的了”。唐昊才意识到他还帮自己惦记着以前没能和王杰希最后一战的事,不过……


“这人看起来不像王杰希。”唐昊打量着台上那人的印花衬衫。


“是,打法也不完全像,很有意思。”叶修眯着眼睛,很是愉悦,“好了,孙翔上去吧。”


按惯例,在调整期离队的选手都将上去对自己的表现,对对手发表点感言,说白了就是道别致辞。孙翔说了一通套模板的话,转身和西班牙队队员一一握手。他虽然一米八几的个子,但和这群老外比起来还是瘦了些。一堵人墙横在台上,就像一个世界横在孙翔面前。


孙翔上去了,唐昊问叶修:“他上次打输了,这次肯走?”


唐昊是完全替下了孙翔的席位,连这次单人赛的签都是之前孙翔抽的,既然自己单人赛对上了这人,那说明如果不进行更替,孙翔就百分百拥有和他再打一次的机会。


“这小子现在可懂事多了,你可要多学着点。”叶修端出老前辈的姿态,唐昊嗤之以鼻。


“学会退让的一叶之秋,比以前更强。”李轩中肯地说。


“那可不一定噢。”叶修说。李轩说的是和早期孙翔的一叶之秋相比,并不是曾经叶修手里三连冠的那个,但这货就是非要打蛇随棍上,跑出来混淆视听。


唐昊没理这群人插科打诨,他看着台上的孙翔,暗想自己也许做不到这样。他虽然比起年轻时也成熟许多,但倔起来就像老前辈韩文清。韩文清当年敢国家队说不来就不来,他这个牛脾气界的后起之秀要是真想打一场比赛,估计还真难把他替下来。忍辱负重?他承认自己确实没给自己打上这个技能。而孙翔呢,当年那个牛气冲天,刚成年就拿下神级角色一叶之秋的新秀,这些年来在轮回不断打磨自己的棱角,厚积薄发,终于变成了一个进退自如值得信赖的攻坚好手。他做不到,并不代表他就看不上;正因为做不到,所以唐昊其实挺佩服孙翔。他看见孙翔从台上走下来,表情并没什么波澜,就 好像看见了在比赛里第一次选择战术走位的一叶之秋。他明白这个一叶之秋空前强大。


下了台的孙翔朝着他们的方向走过来,他们之间的人群就像摩西面前的大海一样分开。


肖时钦也上台去走了一通流程,接下来该新入替的成员上去打招呼了。


“去吧,好好吓吓他们,你这一脸凶相可得在战术上好好利用起来。”叶修一拍唐昊,“要是老韩在,这事儿肯定他来干,不过有你,也就将就了。”


 


新闻发布会结束,接踵而至的就是下午三场单人赛。被替下的孙翔和李轩和经理等一拨人坐在观众席,赛前对方的随队经理过来寒暄,叽里咕噜说了一通,翻译转过头来慢条斯理说:“听说你们中国有一句老话,叫做强龙不压地头蛇。”孙翔一听不高兴了,但经理是天天社交场合打滚的人,笑眯眯地套了一句国内知名电竞解说李艺博老师的著名台词:“让我们拭目以待。”


1分50秒,打脸狂魔君莫笑先下一城,打得对面脾气都没了,还在当前频道留了一句:“强龙不压地头蛇?呵呵。”


随队经理笑眯眯地打开保温杯喝茶。


一般选手在比赛中进行文字交流,频道内会出现官方翻译进行交流辅助。这时候官方翻译还没在频道里显示出来,对方经理已经急吼吼地怒问翻译:“他说什么?”


翻译把前半段翻了一遍,扫了一眼最后两个字,镇静地说:“interesting.”


孙翔这边已经笑炸了,自己乐乐还不满意,转过头冲着对方工作人员的区域狂笑。李轩都被他逗乐了,假意指责:“你咋能这么不友好?”


孙翔不以为意:“我们现在是观众好吗,你去过霸图的主场吗,观众什么不能干,什么不能说?观众要友好有个鸟用,就是图个爽!”


“哈哈,那你就叫唤吧,反正人多半也听不懂。”


孙翔一想,这说的是,扭头问李轩:“干(敏感词)死他用英文怎么说?”


第二场上场的是方锐和他的海无量,在第十赛季和轮回的总决赛中完成了巅峰级别的明星战术一战封神,放到现在也已经算是一名老将了,也许硬操作能力有所下滑,但他真正的核心技术猥琐却只增不减。而对手是个骑士,打了一会儿大家都发现这是个和多年前三零一战队进口的战队核心白庶有些相似的选手,技术层面不及,精神层面却都一样光明正大。


“骑士精神啊。你有没有听说过中国有一个歌手叫蔡依林?”


方锐再下一城。


 


这三场抽出的签对于对方来说多少有点田忌赛马的意思,在他们看来唐昊比起叶修方锐之流,那就嫩得多了。他们的明星选手魔术师对上唐昊,是大大的利好。单人赛本就不是他们的强项,而这最后一分是百分百保住了,想到这里观赛的对方工作人员都振作了一些。


“三场里这场最难打了。”李轩说,说完转头就看见身边坐的这位眼睛都亮了。


“也就这场有点意思。”孙翔抖擞了精神。


大屏幕上打出了两人的名字——


唐昊,唐三打,职业流氓;Calvin Franco,Mago,职业魔道学者。


唐三打,角色载入完毕。


Mago,角色载入完毕。


地图是一片黄沙漫漫,中间一条浑黄的长河,地形简单,一马平川。唐三打直切中路,由于地图上遮掩甚少,Mago也放弃了战术走位,两人正面相遇,兵戎相见。斗上两三回合唐昊明白了叶修所说的微妙不同,这个魔术师的打法里有一种在王杰希身上绝不存在的东西——炫技,或者说得好听一点,英雄主义的浪漫。唐昊对这东西并不陌生,早期的他浑身都包裹着这种坚硬的浪漫,只愿自己一双铁拳携风云之势撕碎一切魑魅魍魉,每一场战斗都像一场恋爱,充斥着自我感动。然而他现在成了一个会揣摩对手性格与思路的选手,他并不觉得惋惜。


唐三打扬手一记抛沙正面打出,打开一个钢筋铁骨,强上!两人开始正面交锋,战场终于燃起硝烟。


孙翔觉得自己的一腔热血正像观众席逐渐升温的喝彩声一样,从身体里升腾而起。唐昊之于孙翔正应验了一句话,有时候一个频率对了的敌人会比友方更难得,更能了解对方割舍了什么,又坚持着什么。他是知道的,在某个青岛的雨夜,唐昊笼型的肋骨之下,锁着一颗雄浑野性的心。


场上的流氓和魔道学者正在进行一场正面的交换,虽然魔术师更偏好一定程度的周旋,但显然他的技术水平让他也不惧这样的交换。同时,白刃交击的两人也极尽全力地戍守自己的血线,战斗僵持不下,胜利似乎就取决于谁先捕捉到机会。


突然,魔道学者似乎眼前一亮,法术光影朝着某个方向铺天盖地而去,角色本人也骑着扫把疾行掠向唐三打的破绽,速度惊人——是重力加速拍!观众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唐三打却突然一个仿佛预知对方行动的翻滚,同时双腿飞起,铮铮铁骨已经打向对方的面门——强力膝袭。


这是故意卖给对方的破绽!


孙翔已经激动得无以复加,他已经发现了,唐昊就是这么容易点燃他。职业选手的追求各有不同,而他和唐昊显然都是因为向往着浴血奋战而踏上荣耀征程的,身藏两个凶悍的斗魂。这么大一个世界,任何个人都是死不足惜的,不在此间大动干戈一场,搅他个天翻地覆,怎么能算是活过呢?但一旦 站在这条浴血路上,一切却又不如预想。孙翔站在巅峰时被打落深谷,不得不在风言风语中收起锋芒,唐昊转入呼啸后锐气一次次被磨折,被队长的职责逼仄到人生的墙角。当与他们同龄的人还在校园里,幻想着和社会来两次友好握手,他们已经被击败、被拷打、被世界追问。看似是高度商业化的电竞平台折煞了他们的天性,但实际上却是荣耀的战争留存了他们的纯真,毕竟,“求胜”哪是这个社会的哲学呢?


想像个英雄一样,无畏无惧,横扫千军,这难道不是世界上所有男孩子最原始的天真吗?


一记强力膝袭得手,唐三打怒挽狂澜。


 


唐昊得胜!系统控制着唐三打高举起左手。


整个会场欢腾一片,这些观众比起方锐的猥琐流,还是更欣赏这样正面强打的战斗风格。孙翔情不自禁地站起身来鼓掌,他庆幸替下自己的是唐昊,即使打败这个对手的不是自己,却也是自己的战斗风格。


第三轮单人赛毕,两位选手从操作席来到台前致意。唐昊远远看见VIP席里站着鼓掌的孙翔,心里一股热流。他已经成了处变不惊的呼啸队长,在赛场上遇到强敌,遇到旧友,都不动声色,而现在让他动容的是,现在他遇到了理解,遇到了义气相投。


他甚至想,如果以后找对象,他一定得找个会在自己大胜时站起来鼓掌的。当他退役了,变成一个进出网吧都不用戴墨镜的无关轻重的人,身边的人却不能对他年轻时的这些辉煌瞬间感同身受,那不行。这样也敢说爱,怎么配?


 


比赛结束,孙翔和李轩乘大巴前往马德里机场,唐昊站在路边送他。


唐昊其实长得不错,只是生了副怒相,没有表情的时候就像在生气。


“我觉得你就是长得界面太不友好了。”孙翔无惧无畏地说。


李轩往后退了一步,心里已经过了好几种如果他们俩打起来,自己要怎么处理的方案。


“滚。”结果唐昊只说了这么一个字。李轩觉得奇怪,为什么他反倒觉得唐昊心情很好的样子?


“抢了我的对手,有时间我得和你的唐三打打一场,给你好好上一课。”


“我正有这个打算。”


“那就洗干净屁股开好房间等着吧!”


“是洗干净脖子吧?”李轩纠正孙翔,忽略了唐昊微妙的脸红。


“哦,洗干净脖子。不都差不多?”孙翔转头问唐昊,“对了,你的iPod借我听行不行?”


“行,再战的时候还我。”唐昊绕好耳机线把iPod扔给孙翔。


 


孙翔跟着李轩坐上了车,透过窗户看见唐昊仍插兜站在路边,从烟盒里抖出了一支烟。他站得笔直,面无表情的样子就像在发怒。


去往机场的大巴在两车道的机场专线上颠簸,孙翔塞着耳机很快睡着了。


梦里他看见一个轮廓潦草的人,像是唐昊,又像是唐三打,背后是暴雨横流,是冰河铁马,是百二河山。











-----------------------------------------------


9c的点文,本来预算3k结果写了1w2这他妈的……


写完发现自己的笑点果然又老又冷,还爱给喜欢的角色施高压


不大会写战斗,随便看看吧!


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
热度(387)
  1. 落下する夏白菜 转载了此文字
    怀旧
©落下する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