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下する夏

查看个人介绍

会须一饮三百杯。

十万星辰(一)

怀个旧,tbc⊙▽⊙

白菜:

青黄/初版/2013


序与第一章HB to 9c




青峰大辉走过一片黑暗的走道推开那扇休息室的门,门内涌出来的白炽灯光线让他不得不皱着眉眯起眼睛。


休息室里还能闻到一些之前那场苦战的味道,所有人精疲力竭地倒在地上,柜子边上和长凳上。森山应该是颇为伟大地在尸横遍野里撑起身子讲了个荤段子,于是满地的尸体都放肆地笑了起来。海常那个总像走错了片场的顾问站在长凳边询问着黄濑腿部的情况,坐在旁边的海常队长笠松则正把手搭在伤员的肩膀上。


看起来是一个随和的时刻。


但青峰感受到的除了屋子里青春期男生大量运动后散发的余热,要命的汗味儿,就只剩下对他这个外人的排斥感,让他极端不想踏进这个三十平米不到的屋子。


他硬着头皮说话:“黄濑。”


头上搭着毛巾的金发男生抬起头,看见他之后下意识地站了起来。顾问刚想按住他的肩膀示意等等,善解人意的队长就朝他背后大力一拍:“去吧!“


黄濑凉太被拍得一个趔趄,转头留下一个哀怨的眼神。


刚经历了和灰崎的一场恶战,黄濑走两步就是一抖。青峰站在门口,抱着手臂皱着眉头,像个大爷似的等。直到黄濑好不容易走出来,他才不由分说地把人架在了肩膀上。


“腿有这么糟?”


“这是在关心我?哈,有点感动啊哈哈哈……”


“……算了,你还是闭嘴吧。”


在篮球场下的时候偶尔青峰会承认眼前这个金发家伙确实是有他的过人之处的。反正如果自己面对着一个不久前才让自己吃了败仗还撂下狠话,甚至还算是腿部超负荷的间接元凶的人,谅他青峰大辉是做不到像现在这样嬉皮笑脸的,不管他们初中有什么样的渊源。不过平心而论,好像嬉皮笑脸这件事本身对自己来说就不怎么容易。


“我真不觉得这是个聊天的好地方啊小青峰,说实在的,这儿有点冷。”黄濑被青峰架着两人想找个适合说话的地方,一路都没找到最后便来了露台。


“我以为灰崎下了场还会来找你。”青峰大辉把头放在露台长椅的靠背上,百无聊赖地看着天。这确实不是个说话的好地方,但天知道他本来也没想说什么。


“想着自己反正也不是选手,要是灰崎来了就干上一架,结果没想到灰崎那家伙没那胆子,于是只好和这个前不久才打了一场不愉快的比赛的人尴尬地聊天了,啧啧,这家伙腿上有伤,话还很多。”


“……”被黄濑猜了个八九不离十的青峰恼怒地瞪着对方,“……你会不会聊天啊?”


“好吧,说点高兴的。”黄濑笑,“等会儿有记者会采访球队,大概明天这样那样好玩儿的标题就会见报了吧!奇迹世代保卫战!相似球路的巅峰对决!”


“无聊。赢了比赛不就行了吗?“


“话是这样说没错啦。不过这样的保卫战赢了不也很高兴吗,毕竟我还是满喜欢它的,奇迹世代的一员这个名字。”


青峰不知道怎么接话,停顿了很久只好说:”……赢了比赛,恭喜。“


“好吧,Thank you~”黄濑站起来,“那我回去了!接下来的比赛,我也会加油的!”


听完这句话青峰愣了楞,任由那个心情不错的金发家伙一瘸一拐地离开了露台。也许是之前的比赛太激烈了,让某个事实失去了存在感,于是直到现在青峰才真正直面它——这个冬天他已经没有比赛可打了,但是黄濑还有,从来没有赢过自己的黄濑。


硬要说的话,青峰大辉高中第一年的Winter cup是在这里结束的。不是在火神最后一次灌篮的时候,不是看到桃井死死捂着嘴巴在场边掉眼泪的时候,也不是和诚凛打完列队行礼的时候,而是现在,这个他停在Winter Cup的球场之外,黄濑却还向前走着的现在。


灰崎在比赛里使那些见不得人的小动作,他不爽。来海常的休息室堵人没堵着,他不爽。现在连海常最后赢了比赛这个本来让他莫名其妙有点高兴的事情也变得不爽起来。青峰是个怕麻烦的人,但是现在体内这些烦躁堆积成了能量球,推着他去找个地方爽一爽。


于是他截住从场馆出来的一个男生:“喂,眼镜仔!你看见刚才打比赛的那个非洲头了吗?”


 


1.


 


“听说你揍了灰崎一顿?”


青峰瞄了一眼手机上那行带着颜文字的,一点都不像高中运动系男青年发出来的短信,果断地把手机塞回了包里。但半分钟后它又不知疲倦地震了起来。


“那换个话题,给我推荐一家好吃的拉面馆吧!“


青峰停下脚步,抬头看了看自己正打算去解决午饭的拉面店招牌。有时候他真是不知道老天要眷顾黄濑凉太到什么地步。


 


 


半个小时后,坐在面馆老板面前的就是两个人了。一个穿着只是出来解决午饭的行头灰头土脸,一个打扮入时鼻子上还架着巨大的墨镜。


青峰没好气地说:“穿成这样,怎么看你也不像是要来找我打球啊。虽然我不知道你除了找我打球受虐之外还能找我干嘛。”


“遗憾啊这两天我都不能打球了……”黄濑深吸一口气,”在腿完全复原之前,剥夺对社团球场的使用权,笠松前辈和顾问还给篮球部全员打了招呼,谁也不准陪我练习。真是绝啊!”


“所以你还是来找我打球?”


“那倒不是。”黄濑愉快地从筷子筒里抽出一双筷子,“就是享受一下生活。”


打蛇随棍上,黄濑是个中高手。你只要稍微示好,他追着就来了,这一点青峰在初中的时候早有体会——真的不想和这家伙去一对一的时候,那就真是一点都不能松口。但就像每次松了口最终被黄濑抓去球场一样,抱怨总是得有的。


“我是导游志愿者吗?你就没有别人可找了吗?真是麻烦。”


“没办法其他人都很忙啊!因为他们……”


黄濑话说半截卡在了喉咙口,不过没关系,青峰自己也可以补完它。因为他们都还有比赛。


黄濑闷头吃了几口面,难得这种场面竟然不是由他来圆。


青峰往桌子上一靠,长舒一口气说:”那就这样吧,两个闲人凑在一块儿,也挺好。”


其实对于和黄濑这样“两个闲人凑在一块儿”的状态青峰并不陌生。不如说黄濑已经算是和他一起当闲人当得最多的朋友之一了。但当初中毕业后不同的选择终于凝成了赛场上成王败寇的实感,对手当多了,那些呼着白气一起吃火锅的新年就在记忆里糊得不成样子,剩下的就是大家都活得咬牙切齿的夏天。


“青峰和黄濑的关系很好啊。”这个传言的根源当然不是因为他们是同一个社团首发的队友,而是因为一起去便利店,一起去买吃冰,一起去游戏中心,一起靠在走道的窗户边讨论周末看过的篮球杂志这些两个闲人一起干的事情,尽管用的基本上都是黄濑缠着自己一对一之后的边角时间。而自从青峰自己作死地打开了生人勿近模式并升上高中之后,好像这样一个人就不存在了。那些作为队友,赢了比赛的时候在自己身边狂欢的人都还有,只是一个“打完这场找个地方吃文字烧吧”的人没有了。


这样看起来不免寂寞了点,但好像没怎么发现就已经习惯了。


“嘿,你一定是这小子的大亲友吧?”汤面吧台后面煮面的师傅手上煮着面,嘴上也不闲着。


“这是哪里看出来的?”黄濑好奇地凑上去,“这家伙明明满嘴‘麻烦死了’‘啰嗦’‘你烦不烦’!”


“他就没跟别人一起来这儿吃过啊!”


“啰嗦……”


“看吧,这只是口头禅。”师傅笑道。


黄濑被逗乐了,跟对方热火朝天地聊了起来。青峰翻了个白眼,懒得加入这两人的对话。


 


 


一顿饭吃完,两人收拾起椅背上的围巾和帽子


“听小桃说你最近很想打球?买了新的球鞋什么的。”


“只是旧的坏了而已。”


“真的?那你到底想不想打球?“


“你别想了。”青峰瞟他腿一眼,“你又打不了,没用家伙。”


“哎你就告诉我你想不想打啊!”


“你这身行头怎么打?”青峰不耐烦地把凑上来的金发男生推开。


“墨镜一摘就没问题啊!”


“你别张口就胡说八道……”


“想不想打?”


“不想。”


“想不想打?”


“你烦不烦。”


 


 


青峰没让步,黄濑能不能打球其实他自己心里也跟明镜似的。耍耍嘴皮子,耍完两人也就只能散散步,好死不死却晃到熟悉的街头球场。青峰家十几年来没搬,南面街角竖着一个篮球架的硬地就是这个地区玩家聚集的地方,青峰也从小在这里混迹。


球场里人声、球砸地的声音,没遮没拦的,稍微走近点儿都听得到。青峰稍微没克制住,看一眼,看两眼,再回神才发现本来跟在自己后面的家伙都已经贴到球场的围网上去了。


“这里真是好久没来了啊!”


 


 


初中的时候黄濑被青峰带来玩过两次。这几年因为street-ball在日本的渐渐流行,这里也变得有名起来。因为青峰名声大噪,球路和个人风格又容易受中二小鬼的追捧,时不时还有初高中的小鬼专门来“朝圣”。几年间所谓的球场拓宽了不少,篮球架后面的涂鸦墙妆也厚了好几层,大概因为不是巡赛期,人不多。


“你现在还在这儿练球吗?”


“早就不了。”青峰手插在裤袋里站在场边没有要进去的意思,瞥了一眼身边有点跃跃欲试的黄濑,“你行不行啊,马上还要打半决赛的人。”


“这地方也因为你出名了啊……”黄濑没鸟青峰自顾自地说,“那你现在站在这儿岂不是就和我站在商业街的中间一样危险?”


“……”青峰皱着眉头刚想说点什么,迎面就走来一个白人。


“Hey, Daiki.”


“哟。”青峰抬抬手算是打了招呼。


“来打球?那我今天运气真是不错啊。”


“不打,路过看看。”


“日语说得好棒啊!”黄濑从青峰身后探出头来。


“哈哈,我在日本住了八年了,不过还是谢谢。”来人大笑,“我先过去了,回头见!”


黄濑本来以为像这样来打招呼的人会有很多,然而刚才那个白人走后再没有人过来寒暄。有些人看起来像是认识青峰的样子,但都是看两三眼便走开了。


“是这家伙气压太低了吧。”黄濑腹诽。


两人靠在球场边看看场上一看就没多正经的所谓比赛,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只要黄濑愿意,他能和所有人轻松地聊起来。而在球场边的时候,青峰总也难得的有话说。


天知道过去的一年里青峰几乎快要忘记了三句话以上的聊天是怎么一回事。和桃井聊,桃井三句话以内就能把他说烦;和今吉聊,今吉三句话内就能直切重点解决问题;和若松,自己没说两句对方已经怒了;和樱井,好像三句话之内不让他道歉对所有人来说都不那么容易。而和帝光那群多少都有点怪咖的原队友,不出意外的是三句话后,赛场上见。说起来他和黄濑也该是这样,只是这样微妙的处境下,赛场上见,怎么见?


“你腿什么时候能好?”当然,关于聊天聊不上三句的原因,还有一点从来没有被青峰意识到过,那就是他自己三句总不离老本行。


“顾问说至少三天吧,到时候就能恢复训练了。“


“哦,那……”他想说那就赶得上半决赛了,话到嘴边又咽回去,“那等你好了来打两局吧。”这话一出口他整个人突然紧张起来,他知道自己又松了口,怕黄濑下一句就是“那不如现在就来吧”,多说两句又入了黄濑的套。


黄濑挠挠头,意外地一时没接话。


“……要不然,还是等比赛都打完吧。”


“……哦。”刚才一瞬间的紧绷像漏气一样泄掉了,青峰整个人空落落的,他也不知道这是因为突然的放松,还是没来由的失望。


下午过半,两人在篮球场告别,黄濑说那我去坐电车了,青峰背对着他挥挥手。


黄濑多看了他的背影两眼,右肩突然被拍了一下。


“哟,金发boy,我说我们会再见吧?”白人笑得一脸和善,指了指街对面的小摊,“既然你也一个人,就陪我去吃顿关东煮吧,我买单。”


 


 


白人叫Jeffrey,是家住在附近的上班族,平常过来打球纯娱乐,没有目标,也就没有负担,球场上的常客他认识大半。


“今天才第一次见面就让你请客,真是不好意思啊哈哈。” 黄濑嘴里叼着一串鱼丸,说着不好意思下嘴却不客气。


“平时一起过来玩的家伙回老家探亲去了,一个人吃饭没意思。”Jeff摆摆手示意不用在意,“话说回来,你确实是奇迹世代的那个黄濑凉太吧?”


“这么明显?”


“金发,耳钉,时髦的模特打扮。虽然说现在很多年轻人都这样,可是你旁边还站着个青峰大辉啊。哈哈,这也算是特征之一吧。大叔,再加一点鲣鱼汤!”Jeff朝老板招手,“不过奇迹世代居然也有像你这样的类型,看起来就是和谁都能一起吃顿饭的类型,我还以为都是像Daiki那样的呢。”


“……虽然并不都像小青峰那样,不过要想跟他们拍拍肩膀就吃顿饭也真是个挑战啊!”黄濑在心里想想奇迹其他那几个家伙,干笑着得出结论,“你和小青峰应该认识很久了吧?看起来关系还不错?”


“关系不错那倒没有,我们一场球都没有一起打过。应该说我只是对他采取了普通的态度吧。”Jeff耸耸肩,“天才这种东西,很容易让人羡慕和依赖倒是没错,不过那是像你们那样的运动球队里。在这个没有固定队的地方,被人讨厌估计才是常情吧。这里的人可是都很讨厌在别人大放光芒的时候成为人生背景布的家伙啊。我还是更喜欢在墙上画画,篮球只是玩玩,所以我无所谓。“


“恩……”黄濑嘴里含着东西,不置可否。


“你们这些学院派一定觉得街头篮球又好玩又轻松吧,哈哈!”


Jeff大掌一挥在黄濑背上一拍,黄濑在他动作之前就赶紧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并深深地感谢了一遍这个笠松前辈给自己养成的条件反射。


“那种天才,我是说Daiki,他自己是不是乐在其中我不知道,不过他的篮球,确实是在敌意中成长起来的啊!“Jeff挑起一串熟豆腐,“怎么,小子,对他的事情很介意吗?”


“额,也没有……”黄濑撑着下颌,“另外,大叔,严格来说,我可不是学院派啊!”


“大叔?幼稚园的小鬼们才有资格叫我大叔!”Jeff又赏他一掌,“那你是什么派?”


“硬要说的话,天才派?”说起这些话来黄濑从来不会脸红,“我偷偷告诉你,什么东西我只要看一遍就都能学会噢!”


Jeff又好气又好笑,这还用偷偷吗?篮球杂志早就把奇迹世代的这些过人之处挖了个遍了。


“天才派这种名字也是自己能说出来的吗?看来你和Daiki还是有共通点的啊小子,这种普通人还真做不出来的狂妄。”


“可是我们是有真材实料的啊!”黄濑理直气壮,“总比那些明明没什么本事还大模大样的人好多了吧?”


“那你可就错了。”Jeff笑,拿出一副指点迷途少年的前辈姿态,“这两种人硬要比较当然是前面那一种更讨厌了。没有本事的人再怎么狂妄,你不会放在眼里,可是真正有本事的人,你没法讨厌他的狂妄,你只会越发讨厌自己的没本事。”


黄濑思考了两秒,在脑内迅速地过了一遍“我与青峰大辉这些年“,果断朝Jeff举杯:”说得太有道理了!“两人统一了战线。








- TBC -







评论(1)
热度(15)
  1. 落下する夏白菜 转载了此文字
    怀个旧,tbc⊙▽⊙
©落下する夏 | Powered by LOFTER